您目前的位置: 首页» 观点速递» 钟蓉萨:基金参与养老金三支柱已列入证监会重点工作

钟蓉萨:基金参与养老金三支柱已列入证监会重点工作

      我们讲这个板凳三条腿,但是确确实实是三条腿不匹配的。

  我们总体上来讲,在养老金的这件事情上,实际上今年在职业年金这件事情上,不管是行业还是我们都是蛮焦虑的。因实跟刚才讲到的民企是比较像的,在争取职业年金的机会的时候,都是行长,都是国有的,在座大家保险公司你们都是局级部级单位,但是我们民营的基金公司是没有爸爸的。后来这一次在职业年金,尤其是中资机关这一块,我们拿到最多的管理人和最多的账户,今年大家很焦急很焦虑,让我做很多的工作。当时我觉得很无奈,所以后来我的标题是说,感谢尊重专业,是因为我们在座的大家,因为我其实也非常感谢社保。为什么在我的养老金论坛上,每次都不缺席包括克平总,包括理事长,以及社保的各个部门的主任,我们觉得是他们在十几年前通过委托的投资和高标准的要求,和他们对于资产配置的设计和风控的这种要求,把我们基金行业而不是一开始我们就拿到了钱。

  我觉得我们要感恩,他们对我们的要求,但是相对而言,我们在年金上,其实对于我们行业来讲,就没有那么的受益。但是我在前几年,大家知道我们基金公司,是没有受托人资格的,我们那时候在想,是不是让大的基金公司,把你们的年金和社保的业务分出来,然后去成立一个养老金子公司。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们去跟你们争取,拿到受托人资格,然后受托人的资格,能不能推动我们这个业务。但是我最后放弃了,为何呢,在座保险公司他的专长不是在全国各地去设网点的,也不是能够去做账管,这些工作其实我们做不了。在这个市场里还是应该专业的机构做专业的事,所以我觉得在年金的投资管理的业务里面,我觉得总体来讲,基金公司应该说性价比已经还算是比较高的。因为我们毕竟没有那么多的人,我们毕竟没有推那么多的网点,总体来讲只要我们专心做好我们投资的工作,所以这是在职业年金这件事上,我们也是拿到比较好的好处的。所以在这方面,我们还需要继续努力,因为在基本养老的这个工作里面,我们也看到应该说就是保险公司和我们基金公司,其实都拿到了托管的这个受托的资格,所以我觉得在过去其实我们确确实实在给机构委托的养老业务里面,管机构的钱里面,我们总体来讲还是占了50%的份额,我觉得也发挥了我们应该有的作用。

  但是,在座的基金公司从业者们比我更清楚,我们稍稍去看看美国整体的养老市场,我们公募基金在制度体系里是翻番和受益的。美国也是从保险开始起家,到现在保险在整个401K里面,大概占到不到10%的比重,但我们为个人选择权的这个养老,是我们占在20年的起点上,下一个20年非常有意义的,而且是我们期待的,但是这件事情我一会会去谈,是非常难的。从1974年税收改革法案和税收改革法案来看,谈到05年的QDIA,我们一看都是10年一谈,这个过程也是蛮艰难的,我们其实要有更加加倍的努力,因为我们中国的老百姓是被刚兑的产品,被国家信用将近10年,那样的产品,驯化的,如果让他们接收一个波动的产品,去看更长期,对于中国老百姓来说是更难的。

  我一直在讲,作为协会,我们为什么要去做养老的事,或者对于证监会为什么要重视养老金的事,我觉得它实际上尤其是老百姓的钱,放到了资本市场,它才是资本市场的压舱石。今天上午刘院长在。曾经研究院有一个课题,给他们去做指导,当时的标题就是叫长期资金入市,我说你不要做这种题,我说我们这个题看起来特别的古老,起码15年以前就在说这个题。你的市场如果没有价值为什么要入市,每次难的时候降下来救市这不是大家想要的,只有这个市场有价值,你不想让他入市他都入市。

  德鲁克是管理学的经济学家,写了一本《养老金革命》。美国通过个人养老金的这件事情,通过没有硝烟的战争,没有阶级斗争,实现养老金持有生产资料的公有制,所以它叫《养老金革命》。可以看到08年金融危机的时候,即便在那么难的时候,要不要把401K收上来,当时有很多面临退休的人,他们退休金已经损失非常大。但是即便在这样的环境下,美国的调查问卷里显示有87%的老百姓,说我们不要被国家收走,我们要由我们自己来负责,然后后来大家看到近十年的流失,养老金的积累,大家可以不言而喻。我们也希望通过这样的方式基金公司能够来管老百姓每一个人的,个人可以决定选择的养老金,作为我们资本市场的压舱石,当我们基金经理拿到10年、20年,30年,我可能30岁做到60岁拿钱,但是我活到90岁的时候60年的长钱我们的配置,一定会去找长期找价值。

  那么这个时候,讲创新,实体经济能够拿到的钱就是压舱石。今天我们中午也在说,银行大家的钱,不是解决股权的钱,那其实只有这种长钱,才是股权的钱,所以我一直也在很多的场合讲,这样的一个逻辑。

  所以,我们现在在努力推动的,是希望养老金通过税收的这样一个小小的撬动,来把我们拿的短钱,变成长钱;通过这些长钱,用定投的方式,让老百姓感受到、享受到复利的好处。通过权益投资给他们带来收益,支持我们整体的逻辑。

  刚才我讲的比较多了,也是我自己这几年比较得意的一个工作,但是我自己感觉,这个心路历程,因为我们做了三四年,去推动这个个人账户的建立,在中国,为什么我去推了三支柱,而不是去推二支柱,在2014、2015年的时候,当时我也给民政部报告,是让他优化年金的结构,但是后来发现真的很难,我也讲过基金公司整体在二支柱的这个年金体系里是非常弱势的,非常没有话语权。后来我们想通过在中国建立我们三支柱的体系,大家也知道昨天在财经的一个论坛上,我们建二支柱,其实是需要社会的契机,我们现在已经错失了,中国企业能够建二制度的一个最好的试点,在2300万人的这个二支柱体系,能建年金都建了,其他的系企业企业一定是增加负担的,所以我后来还是想推动建立三支柱。

  中国有几个现象,老龄化未来的速度是非常快的,其次我们是一个财富经济,老百姓的收入增长这么快,我们老百姓全球各地都去旅游,一到过节大家全国玩,全世界玩,买买买,如果用税收的杠杆,大家看到4月份的杠杆是6%或者一个月1000块钱,一年12000块钱,让二三十岁的小姑娘,一年省下一个包包的钱,就可以为他的养老做这个安排,我们在这几年努力的推动相关的政策,确实也得到相关部门的理解。我们来推动这个事情,它的核心的要点,主要是三个方面。

  税收递延是个人,是给每一个老百姓,当时想做的是把相关的产品做税收递延,但是我们觉得不对,既然国家给政策一定是给个人。其次我们觉得账户平台是非常非常重要的,因为要记的账不是一天两天,是更长的账,另外我们觉得产品也是非常重要的。所以大家看到越来越多的行业在一起,大家一起来努力推进这个事,我们都叫合唱,不仅仅得益于我们在推的顶层设计,大家看到这两三年我们推出FOF这个办法,还有养老基金的办法,人社部部长会问,养老金和未来基金这个是什么关系,我们说我们基金也是有产品的。核心也是有这样四个点,首先鼓励长期持有,长期投资,而且我们要长期考核。其次我是觉得以资产配置为核心,而且实际上核心就是风险控制。

  最近蚂蚁金服跟阿里做了一个养老调查,清华大学跟腾讯也做了一个国民养老调查,在老百姓的金融素养,在清华的调查里,会发现我们中国的老百姓,对损失的敏感是非常高,大家对养老基金的赔钱,不管是老百姓还是我们财税部门大家都不能接受。

  所以风控对大家来讲,对资产配置来讲都是核心,其次我们一定要重视权益本身的价值,这样的话投资才是合适的,另外我们为什么说用了养老目标产品,它实际上是一串产品,目标基金,根据你的年龄放到不同的产品里。尽管这个产品刚发,因为大家在座的有很多拿到第二批的批文,第一批14家,发完了这4家,实际上在短短一个月有13万户超过10亿,这个产品还是认可的,虽然非常难,因为基本上现在发完的每家公司跑了200场以上,这个真的很艰辛,所以我觉得投资者教育是非常不容易的。

  我自己觉得相较于保险已经有税收递延的产品,到5月份开始大概是3万户,我们大概做到13万户,而且我们没有税收递延。刚才克平经理也讲到,三个层次,基金端、基金公司和管理人,我们讲到上层基金端,做大类配置的母基金,或者管理人做资金端,以及底层资产的关系,都是要优化的,我个人认为我们底层工具是非常不发达的,所以希望资产端做长期投资、价值投资,服务实体经济。

  总体来讲,希望能够用税收的这个机制,然后来解决我们的养老的问题,解决我们的机构投资者成长的问题,完善市场结构和定价机制的问题,也能够支持创新创业,来让老百姓去享受我们经济成长的好处,给大家今天的分享,也希望与大家共同努力,把我们的养老事业解决好,我觉得这个是更大的一块,然后我们经常说,不要只看眼前,不去看财政的钱包,而是看深度养老阶段,我们中国2020年85岁以上的人占到多少。如果说一般的养老是65岁的人占到10%以上,中国九几年已经到了,我们有独生子女政策,所以未来我们的养老、老龄化的问题比大家想象的都很严重,但是我们希望我们基金公司能够抓住这个机会,培养我们的能力,然后来做好我们的买方帮助完善这个市场,所以我也就说这些,谢谢大家!

(注:稿件来自中国机构投资者峰会——2019年资本市场高质量发展论坛中国基金业协会副会长钟蓉萨发表的主题演讲《打造资本市场的买方力量,完善资本市场结构》,文字有删减)